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從海南回來,北京的色彩是不必期待的。但也有例外,因為北京的春天。四月,雨後。 早班機在接近中午時分抵達。坐上出租車,開出去一公里以後,突然有一種心動的感覺,因為路兩旁的綠。 鵝黃色為萬年青的嫩芽,長在最頂端的是新鮮的生力軍。嫩綠的是槐樹和柳樹的葉子,從來沒發現這個季節雨後的槐樹如此之美,而柳樹的枝條比起盛夏要短一些,彷彿青蔥少女的髮辮。還有銀杏的葉子,典雅標緻,其顏色我稱之為“柔綠”,如同春天午後的池塘水,綠得那麼清淡均勻。 雨本來就不大,現在已經完全停了。松柏被掃除了暗塵,綠得深邃,不再那麼灰不禿嚕。而且,針葉松乳黃色的花已經亭亭地開了,還有那一簇簇的“貂尾”,如小箭合湊,頂端雙紅。冬青更因此而泛著翡翠般的光,與上面的生力軍們用變化的色彩昭示著春天帶來的復甦與生機。 車進入城市,轉過彎,桃花妹妹即跳入眼簾,一簇簇的粉紅色成為她身後灰色建築的靚麗裝點。她旁邊是一種葉子棕紅的植物,不知道名字,但似乎明白深淺,在以綠為主的色彩裡成為恰當的補充。 陽光來了,黃色的雛菊在青青草地上搖曳著嬌弱的身姿,與她作伴的是充盈飽滿的蒲公英,風一吹就將騰空而起。一串串的紫羅蘭則從水泥架上垂下來,紫白相間奪人眼球。梧桐樹和懸鈴木各展風采,一邊是淡紫漫天,一邊是草球遍掛。 碧空如洗,一抹微雲下。沿著長安街從東五環可以直眺西山,這是最適合拍攝北京城市風光的時間窗口。灰色古塔下的紅色馬自達小車,人民大會堂南側的五星紅頂歐式鐘樓,國家大劇院身後攜手走過的老夫婦,西單ME&CITY的戶外廣告板,老護國寺賓館與地鐵平安裡站相疊的畫面,還有新街口琴樂一條街上“百花深處”指路牌,以及建國路上的新款美洲豹和綠色的蘭博基尼…… 這些都是我眼中的風景,也都屬於北京的春天。 文章來源:《為了孩子》雜誌 |GuardianUnlimited Weblog | 囡囡的花花草草 |尚濤,阿濤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殘卷 |阿米果的圖文記事本 | 沈坤——中國營銷殺手 |劉植榮部落格—飛翔的鐵塔 | 孫蕙的詩言散語 |空姐洋洋的飛人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