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他是我的同鄉、同學。他很小就失去了父母,依靠長兄、長嫂撫養成人。他的長兄是我就讀的小學的教導主任,但他的小學階段卻是半耕半讀的——因為家境貧寒,缺乏勞力,他白天要砍柴、種田,只有夜間和陰雨天才能讀書。然而,他既勤奮,又聰穎,不但順利地考上了初中(那時我們家鄉全縣只有一所中學),而且初中畢業後又以優秀的成績考取了蕪湖電校(這所學校“門檻”更高)。 他跨出校門,便被分配到一家兵工廠工作。當時,我們對他獲得的物質待遇、政治待遇十分羨慕。毫無疑問,那段歲月是他人生的輝煌時光,他成立了家庭,養育了孩子,日子紅紅火火。誰料,十年河東轉河西,後來他那被稱作“三線廠”的單位從山窩窩遷往省城,“軍用”改“民用”,很快就倒閉了;他的妻子又患病臥床,不久便撒手人寰。唉!這真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啊!但這些磨難並沒有把他擊倒,他畢竟是一條堅強樂觀而精明能幹的漢子!由於別人的關懷和幫助,他又找到一位勤勞善良的老伴,重新組織了一個家庭。我們幾位老同學由衷地表示祝賀。 然而,他與人生磨難的較量並非到此結束。 最近,中亮兄邀約我們幾家在一起聚會(要求夫婦出席),他卻隻身赴約。我們有些責怪他,他便喃喃地解釋:他的老伴做過胃切除的手術以後,經常腹瀉,只能喝幾口稀飯,“她身體不好,實在不能來”!這時,我們端詳他,發現他比以前更加消瘦,也比較憔悴,心裡都很難過。但,他的到來仍然讓我非常感動——他的確是一位珍惜友情、性格開朗的老同窗;如果換作別人,身處那樣環境,還能打起精神參加這種聚會嗎?…… 我與中亮兄非常同情他的境遇,反反覆覆叮囑他:你自己要多多保重;只有自己身體硬朗,你才能照護好你的老伴,幫助她戰勝病魔,爭取早日康復。又反反覆覆建議他:你要千方百計地增強老伴治病的信心,增加老伴的營養,提高她自身的免疫力和康復能力。也許,我們囉哩囉嗦說了許多無濟於事的廢話,但他依然聽得十分認真,並頻頻點頭,重複著一句話:“謝謝大家!我會盡力的!”那坦誠而剛健的笑容依然燦爛,不僅流露出他對關心自己的老同學的無比感激,而且暗示了一種承諾——他一定會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回應老同學對他的美好祝福與殷切期待。它,展現出一個真正男子漢肩扛磨難的風神! 文章來源:打字家。以有涯汲汲於無涯 |瀟瀟·小蜜糖的幸福點滴~~ | 早早孕 性健康 |易中天1001的BLOG | 大中華聯合艦隊的BLOG |Richard Spencer | 彬欣_雪花的BLOG |倫敦小豆bean的部落格 | 易清華的BLOG |張亞梅的BLOG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從海南回來,北京的色彩是不必期待的。但也有例外,因為北京的春天。四月,雨後。 早班機在接近中午時分抵達。坐上出租車,開出去一公里以後,突然有一種心動的感覺,因為路兩旁的綠。 鵝黃色為萬年青的嫩芽,長在最頂端的是新鮮的生力軍。嫩綠的是槐樹和柳樹的葉子,從來沒發現這個季節雨後的槐樹如此之美,而柳樹的枝條比起盛夏要短一些,彷彿青蔥少女的髮辮。還有銀杏的葉子,典雅標緻,其顏色我稱之為“柔綠”,如同春天午後的池塘水,綠得那麼清淡均勻。 雨本來就不大,現在已經完全停了。松柏被掃除了暗塵,綠得深邃,不再那麼灰不禿嚕。而且,針葉松乳黃色的花已經亭亭地開了,還有那一簇簇的“貂尾”,如小箭合湊,頂端雙紅。冬青更因此而泛著翡翠般的光,與上面的生力軍們用變化的色彩昭示著春天帶來的復甦與生機。 車進入城市,轉過彎,桃花妹妹即跳入眼簾,一簇簇的粉紅色成為她身後灰色建築的靚麗裝點。她旁邊是一種葉子棕紅的植物,不知道名字,但似乎明白深淺,在以綠為主的色彩裡成為恰當的補充。 陽光來了,黃色的雛菊在青青草地上搖曳著嬌弱的身姿,與她作伴的是充盈飽滿的蒲公英,風一吹就將騰空而起。一串串的紫羅蘭則從水泥架上垂下來,紫白相間奪人眼球。梧桐樹和懸鈴木各展風采,一邊是淡紫漫天,一邊是草球遍掛。 碧空如洗,一抹微雲下。沿著長安街從東五環可以直眺西山,這是最適合拍攝北京城市風光的時間窗口。灰色古塔下的紅色馬自達小車,人民大會堂南側的五星紅頂歐式鐘樓,國家大劇院身後攜手走過的老夫婦,西單ME&CITY的戶外廣告板,老護國寺賓館與地鐵平安裡站相疊的畫面,還有新街口琴樂一條街上“百花深處”指路牌,以及建國路上的新款美洲豹和綠色的蘭博基尼…… 這些都是我眼中的風景,也都屬於北京的春天。 文章來源:《為了孩子》雜誌 |GuardianUnlimited Weblog | 囡囡的花花草草 |尚濤,阿濤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殘卷 |阿米果的圖文記事本 | 沈坤——中國營銷殺手 |劉植榮部落格—飛翔的鐵塔 | 孫蕙的詩言散語 |空姐洋洋的飛人生活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9 Reads)
在我們的生命裡,有一種純粹的幸福,那就是深深去愛和深深被愛。年少時,愛是一種崇拜;在成年時,愛是需要和欣賞;在年老時,愛是一種依靠。   愛情也許永遠也無法說清楚,誰也不能斷定愛情的輸贏,因為愛情是兩廂情願的事;就因為我們對方都願意為愛而痛,而苦……而付出自己的所有—這也許就是愛情的偉大,愛情的力量。既然這樣,那就讓我們學會包容吧。   當歲月流逝,時過境遷,生活慢慢將我們的愛情一點一點改變、共同的歲月會把我們年輕的愛情磨成親情的時候,我們不要恐懼。歲月改變的只是愛的形式,而愛的初衷並沒有改變。比如行動代替了語言,完全真實自然的放鬆代替了要在對方面前維持最佳狀態的矜持,安安穩穩的過日子代替了風花雪月的浪漫……這時候,愛情會在彼此的寬容中增長,一部分凝聚成親情,那時血肉相連,息息相關的更親密而不可分割的感情,是愛情的另一個境界。能區別這個境界的人不在少數,但是真正能享受並加以維護這個境界的人也不算多,所以《聖經》給愛的定義是——恆久忍耐。如果你愛一個人,那麼你就忍耐他/她的一切,反過來如果你恆久忍耐一個人,那麼你一定非常非常地愛他/她。   佛說:上輩子的一千次凝望才有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那麼我想問:那些歷盡坎坷,終成眷屬的有情人上輩子凝望了多少次?   牽手茫茫人海,在當今這個物慾橫流,道德淪喪,爾虞我詐,虛情假意,真愛貶值,走向沒落的世界裡,在那麼容易失之交臂的情況下,何其有幸能夠攜手;而在攜手之後,有要經歷過多少忍忍讓讓才能一起走到白髮蒼蒼,走完今生今世。從這個角度講,那些奉行「快餐」愛情的現代人完全沒有資格輕視傳統愛情。-"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其實這只是對天長地久的絕望和無奈,「醉生夢死也只不過是一個玩笑罷了,真正忘不了的是和愛人的失之交臂與永遠也追悔莫及的機會」…「為什麼要失去的時候才爭取」……   人生就是這樣殘酷,當真愛在我們身邊時,我們什麼也不懂,等到西風凋碧樹,望盡天涯路時,悔之晚矣。正如我的一位好友對我說的一樣:人生真的只是張單程的車票,我們買不到回程的車票,錯也好,對也好,沒有辦法去彌補,真的沒有! 有時禁不住問自己:多年之後,是否還有人會記起「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句最古老最浪漫的誓言?   常常在今天的感懷中輕撫昨日的傷痛,遙思中又有多少遺憾!雖然倫敦今年的天氣有點反常,但是我相信又將是一個火熱的夏天,願我所有的朋友敞開心扉,擁有更多的燦爛!   愛是永無休止的思念,是一連串刻骨銘心的回憶……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面臨金融風暴,不少人產生了一種極端的理財觀。那就是害怕時機越來越差,本來很節儉的人,把自己每日消費額限制得越來越嚴格。   以前有個在網絡上盛傳的理財觀,建議上班族「每天省一杯拿鐵咖啡」,省下來的錢拿來定期定額投資,不多久就會變成小富翁。其實,我是很不贊成的。問題不在於少喝一杯咖啡,而在於你的生活樂趣。如果拿鐵咖啡可以讓你每天上班精神愉快,是你上班時的一大享受,那麼,你千萬不要省。   如果連生活的小樂趣都在以「積聚錢財」為前提的狀況下省掉了,那麼,你的眼睛裡就只會看到錢,看不到其他美好的事物。這一次金融風暴,股市、債市、房市都跌,最不好受的,應該就是那些平時縮衣節食,想省下每一分錢來投資的人吧。   當然,也不要因此發誓「我再也不投資」。需要改變的,只是你理財和資產配置的方法罷了。如果經濟還許可,千萬不要因為金融風暴來臨,在物質上虐待自己。適時請朋友吃頓飯,適時旅行放鬆自己,當風暴過去後,你會慶幸自己沒有花太多時間加入哀嚎一族的行列。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13 Reads)
丁醇是大宗基礎化工原料,並有望成為新一代生物燃料。利用可再生原料通過微生物發酵生產丁醇受到人們的很大關注。然而,以石油原料製造丁醇目前在成本上佔優,生物製造丁醇技術有待改進。 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植生生態所的研究人員早年通過土樣篩選和誘變選育獲得一株高丁醇比例的丙酮丁醇梭菌EA2018 (中國發明專利CN 1143677A),曾在河北、山東等地成功投入工業化連續發酵生產應用,規模達到6000噸/年。近年來,該所中科院合成生物學重點實驗室的楊蘊劉、姜衛紅、楊晟研究組協作攻關,測定了該菌株的基因組序列,並建立了遺傳操作系統。蔣宇博士利用該系統敲除了該菌丙酮合成途徑關鍵?(乙?乙酸脫羧?)的基因,基本阻斷了丙酮的產生,通過代謝流分析與發酵優化將丁醇的比例提高到85%以上。這一結果今年已發表在國際權威代謝工程雜誌《代謝工程》(Metabolic Engineering)上。 高丁醇比例菌株及相關專利近年來先後許可給河南天冠集團、吉林吉安新能源集團、江蘇聯海、江蘇聯化等企業,設計發酵規模總計近30萬噸/年。該研究團隊與英國Green Biologics公司與諾丁漢大學等海外單位建立了合作關係。目前他們正在繼續研發新一代菌種使其能同時高效利用木質纖維素水解液的各種糖份生產丁醇。 該項工作獲得中國科學院知識創新工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以及上海市科委的資助。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